沭樾

古巷·记忆

  撑着油纸伞,独自彷徨在悠长,悠长,而又寂寞的古巷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题记
  我来自古巷。
  那青石的街道,屋檐下的灯笼,下雨时河上的涟漪和那令人难忘的,朦胧的月光。是关于古巷的记忆,存在于垂暮老人、几百年不曾言语的古屋的记忆中,现在,又多了个我。我带着来自古巷那份醇厚,遥远的记忆,讲述古巷的故事。
  古巷是宁静的,带着千百年来的文化积淀,是不轻易起浪花的。我打古巷而来,记忆中的,满是这份宁静悠远。
  古巷里的人带着份特有的温婉、柔和,讲话从不高声语,腔调也都是操着软软的吴侬软语,耐听得很。古巷里的老屋也带着一种别有风情的江南韵味,那微翘的屋檐好似杜丽娘唇边若有若无的笑意;檐下的灯笼在黄昏时被守在家中的人点亮,静候青石板上的脚步声;窗棂被手巧的工匠雕成了各种精美的样子,夜晚时分漏出一味昏黄;门口总会有一个总角小儿耍着心爱的拨浪鼓,鼓声在深远的巷子里荡漾开来,荡起一圈圈的波纹。
  古巷是幽深的,也是神秘的。因为你不知你的脚步拐过下一个转角会遇见什么:小茶馆、做胡琴的摊子、说书堂,或是,一座早已荒废的深宅大院。
  我记得,七弄的尽头住着一位琢玉师,是个年过花甲的老人了。那是一个略显破败的小院,毫不起眼,路过的人绝对不会多看一眼的。老人的屋子里都是琢好的玉器、半成品和一些原石以及琢玉工具,却不杂乱,东西都整齐地摆好。那些玉器成品,老人都会用软布每日几次地擦拭,动作轻柔得仿佛手上的东西就是全世界;
  二弄里有位戏曲家,在离开古巷之前,我常会去她那听戏:《十八相送》、《牡丹亭·游园惊梦》、《霸王别姬》……她年近知天命,不只是否是唱戏的缘故,保养得很好,风姿绰约,甩起水袖舞起剑来毫不含糊,犹见当年的英姿飒爽;
  五弄的拉胡琴的老人,一首《二泉映月》催人泪下;三弄的说书先生,一把白面折扇一块惊堂木将《隋唐演义》说上一说;还有主道上的点心铺,他家的绿豆酥很是可口;还有邻弄做灯笼的阿婆,灯笼精致……
  古巷的故事说不尽道不完,古巷的故事在我的记忆里随着时光慢慢沉淀,成为心头的那份温暖回忆。
  “桂花糕哟——”
  从前日色变得慢,车,马,邮件都慢,一生只够爱一个人。
  古巷。











第一次发文,欢迎捉虫和提意见~✧٩(ˊωˋ*)و✧
笔芯(●'◡'●)ノ❤

评论(2)

热度(2)